撲克之星中文網資訊

case works

一家公廁為何一年賺到2億廣告費?

錢到底好不好賺?

許多人會毫不猶豫回上一句:太難了。

那賺到錢的人是有多聰明嗎?並非如此。大多數的有錢人,隻是比你更有思想,更能看到長遠的機會。而且這些機會往往就在你我身邊。

漢斯·瓦爾,瓦爾公司創始人,人稱“廁所大王”,一輩子和廁所打交道。這沒什麽大不了。但如果說這家公司一年僅廣告費一項就賺得3000萬歐(折合2億多人民幣),成為德國炙手可熱的創意公司,事情似乎變得有點意思了。

1990年,德國柏林市開了一場有意思的拍賣會,賣的不是任何實物,而是柏林公共廁所的經營權。這並不是什麽好活兒,廁所地點分散,維修成本高,無利可圖,甚至有虧本的可能。

漢斯·瓦爾卻洞悉了這一機會:根據德國政府的相關政策繁華地段必須每500米有個公廁,每座城市的廁所覆蓋率必須達到5001000個人一個廁所。這是很大的市場需求。

“把廁所承包給我,我敢接,而且免費提供。” 漢斯·瓦爾如此向政府承諾。這讓不少人大跌眼鏡。有人私底下算過一筆賬,以每人每次0.5歐計算,僅柏林一個城市,每年就要賠掉100萬歐。事情看起來很棘手,單往往機會就蘊藏期間。

從一開始經營,瓦爾就沒打算從市民身上主動賺一分錢,他要的是長遠的收益——組建清潔團隊,安裝自動清潔裝置,去除後患。讓市民看到他的誠意。然後呢,聘請日本、意大利專業設計師保證每一座廁所不盡相同,且充滿趣味,逼格滿滿。“咦,原來上廁所也能是一種享受!”

自這之後,瓦爾的公廁人好評如潮,人流量越來越多,成了一道風景。很快,瓦爾的廣告位市場正式打開。外牆體廣告,內牆體廣告,甚至裏麵的擺設,都附加了廣告功能——大家都說免費,都嚷嚷流量,其實這道理早就是天下皆知的事實了。而因為能針對性做出有效傳播,香奈兒、蘋果等國際大牌,也紛紛向公廁表達了合作意向。

後來,瓦爾機製地在廁紙上做文章,數獨遊戲、文學作品、漫畫、創意廣告等內容的出現,奠定了“公廁”作為獨立風景的存在。

更神的是,廁所居然和餐廳簽訂“一條龍合作協議”,隻要你上廁所就能獲得一張餐券,吃飯優惠,然後…再去再得,再得再吃…互聯網時代萬物相連的道理在公廁和餐廳上得到了生動的展現。

您大概明白了。這廁所掙錢靠的是什麽?廣告,內容,跨界合作,同時在基本功能滿足的情況下,提倡逼格和格調。如果把瓦爾的廁所看做品牌,該有的姿態得有,不能一進一出就完事了。

對老百姓而言,如廁是個再簡單不過的剛需,但聰明的商家懂得能把普通變成不同,變得刺激。去瓦爾廁所的人心知肚明:他們上的不是廁所,而是那點痛快後的享受。

瓦爾也明白,所以要重視體驗,重視內容,重視合作。

你說這個事難嗎?不難。但想到的人不多,執行的人就更少了。

突然想起那句形容廣告圈的話:開腦洞都在,一執行就歇菜,更別說執行的是廁所這件小事了。